女子住院百天萬元賬單與醫院糾紛

兩年前,李秀華女士因乘坐的公交車急剎摔倒,導致1根手指骨折。事后涉事各方責任明確,突然變道的小轎車負全責。雖然責任明確,然而直到今天,理賠仍然沒有結果。

公交公司墊付了患者在其定點醫院的醫療費,多次表示要告保險公司;保險公司質疑醫院過度治療:1根手指骨折住院195天,醫療費7萬多;醫院表示,不存在過度治療,兩次書面告知患者可以出院;患者則表示,書面告知上的名字,不是自己簽的。

公交急剎避讓致乘客受傷

2016年10月12日晚上8點過,63歲的李秀華和同學一起乘坐54路公交回家。由于車上沒有座位,她們握著扶手,站在車的中部。當車行駛到蜀漢路時,司機突然一腳急剎,李秀華和同學反應不及,摔倒在地。

李秀華表示,當時她下意識握緊扶手,被猛地一扯,無名指幾乎失去了知覺。公交車上的熱心群眾隨即撥打了120并報警。很快李秀華和同學被送往了最近的西區醫院。

據了解,公交車急剎,是為了避讓一輛突然變道、駛入公交車專用道的小轎車。經交警部門責任認定,小轎車司機承擔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小轎車司機表示沒有異議。

經檢查,李秀華被診斷為右手無名指近節粉碎性骨折。在西區醫院照片后,被告知需要動手術。“當時我提出要去成都體院附屬體育醫院,或者八一骨科醫院這樣的專科醫院。”李秀華表示,公交公司負責處理此事的王昆表示,只能去他們的定點醫院,“當時怕耽誤時間,就同意了”。

當晚10點多,李秀華轉入了位于青羊區東門街54號的成都第一骨科醫院。而她的同學傷勢相對較輕,經協商,由公交司機賠償一千元解決。

“藥單上很多藥沒見過,我不會簽字”

今年10月29日,記者見到了李秀華。李秀華右手無名指向右歪斜,小指向左歪斜。左手五指并攏時,沒有縫隙。而右手五指并攏時,中指和無名指之間有近兩厘米的縫隙。同時右手也無法完成握拳的動作。“只有三根手指使得上勁,平時只能洗點小東西。”

住院195天后,李秀華于去年4月25日出院。“住了兩個多月,我就提出要出院。”李秀華表示,但公交公司喊安心治病,就一直住著。“其實就是手指傷了,感覺沒必要住院。”

住院沒多久,醫生拿用藥單找李秀華確認簽字。“當時我就指出,藥單上很多藥沒見過,我不會簽字。之后就沒找過我簽字了。”李秀華的丈夫高光德表示,住院一個多月后,“我們說不用請護工了,就是打水打飯,后來都是我在弄,公交公司還是喊放心用。”

最后,李秀華出院的手續和費用,都是公交公司辦理和墊付的。其中,醫療費73117.6元,護理費23400元。出院后,李秀華在家樓下一家診所繼續治療。“主要是熱敷等。”高光德表示,從出院到現在,前后一年半,花了七千多。

出院后,由于李秀華手指不便,主要是高光德在跑理賠的事情。各方責任明確,全責方買了保險,似乎找到保險公司理賠即可。然而,從事故發生算起,將近兩年兩個月后的今天,李秀華只拿到了情緒安撫費用的兩千塊錢。

誰在耍賴?

公交公司:

保險公司耍賴不賠

保險公司:

住院時長及護理時長合理性存疑

“前后跑了四五個地方,華陽濱河公園、蜀漢路、天府一街等,”高光德說,“咋個責任劃分清晰,理賠卻那么難呢?”今年5月24日晚上,王昆打電話給高光德,“高老師,事情解決了,明天早上把銀行卡帶上,領錢了。”

第二天早上九點過,高光德打車到了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第二分局進行調解。“等到11點左右,平安保險的工作人員才來。”高光德表示,對方待了不到5分鐘,撂下一句“住院190多天,太多了,賠不了”,就走了。

“平安保險就是在耍賴。”王昆表示,傷者在他們車上受的傷,肯定要先把傷者的問題處理好。為了理賠的事情,自己開車陪高光德到處跑,最后終于在天府一街找到了處理該事的部門,結果卻是無法理賠,也沒有任何解釋。

隨后記者就此事采訪了平安保險。對方表示,他們在接報案后第一時間趕往醫院,看望傷者,并及時進行了案件情況登記,同時告知了理賠服務、理賠流程。住院期間,他們曾多次聯系客戶出院調解,但未得到傷者的有效答復。在住院195天后,傷者出院,他們再次聯系傷者進行調解,因住院時長及護理時長的合理性存疑,無法達成一致意見,從而導致多次調解未成功。

過度醫療?

保險公司:

已做司法鑒定

存在不合理診療項目

上月21日,事故涉及的各方進行了第二次調解。公交公司的鐘經理承諾,如果調解有什么分歧,由公交公司解決,后面有什么問題,他們再去找平安保險處理。

“之前因為沒拿到李阿姨住院的診療單,沒法做司法鑒定,所以理賠的事一直沒解決。”平安保險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員一邊解釋,一邊拿出了一份司法鑒定意見書。最后的審查意見指出,傷者住院期間存在不合理的診療項目,包括中藥硬膏熱貼敷治療、灸法、激光療法、電針治療等。同時合理的住院時間為40至60日。

隨后,該工作人員一邊翻著傷者每日用藥的清單,一邊說,“你看,電針254次,七千多塊;灸法227次,六千多塊。”對于清單上的治療項目,李秀華表示,基本上都做過,但具體次數記不清了。至于調解的結果,“和上次調解一樣,除了給了兩千塊錢。”高光德表示,公交公司說這兩千塊不是賠償,而是安撫情緒的。調解后,王昆又給他打了幾次電話,表示要告保險公司,讓他當證人。據了解,李秀華在樓下的治療費用,到現在依然沒有解決。

誰簽的字?

傷者方:沒有簽過字

出院是自己要求的

對于過度治療的質疑,成都第一骨科醫院院長高巍表示,醫院對傷者的治療都是合規合理的,不存在過度醫療。“其實作為醫院,我們也很無奈”。當患者和保險公司意見不一時,可能就會選擇不出院。如果患者要求繼續治療,醫院也不能強行要求其離開。

該院副院長唐曉俞表示,在李秀華住院的第三個月和第五個月,醫院分別兩次書面告知對方可以出院。在醫院提供的溝通記錄上可以看到,溝通內容包括“建議患者出院,在門診繼續康復治療”。下方有醫生和患者的簽字,兩次的日期分別是2017年1月15日和2017年3月6日。其中3月6日的患方意見為“繼續住院治療”,1月15日的則為空白。

另外,李秀華的費用,平均下來每月一萬左右,主要是治療費。住院的床位費總共可能就六千上下,相對來說,只是一小部分。對于用藥單簽字的問題,唐曉俞表示,由于時間過去較久,所以具體記不清楚。但他們已經核實過了,藥單上的藥物都是用了的。至于電針、灸法次數多,則是因為除了手指,相鄰部位也有不適,也進行了治療,一天可能不止一次。同時唐曉俞表示,李秀華的手指,不一定能完全康復,后續費用也無法估計。

記者隨后就院方兩次書面告知可以出院的說法,再次與李秀華與高光德確認,兩人均表示,并不知道這回事,也沒有簽過字。最后出院都是他們自己要求的。

律/師/說/法

界定過度醫療很難

偽造簽名后果嚴重

四川方策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剛表示,過度醫療是超過疾病實際需求的診斷和治療的行為。而過度醫療行為發生的原因大抵有兩種,一是醫院或醫生為利益所驅使,刻意而為之;另外則是患者為給責任方施加壓力,以此作為武器或條件。過度醫療的基本判定準則是:對病人的診療總體上是趨好還是傷害。但由于事涉專業,故界定很難,在司法實踐中大多靠專業鑒定意見書予以判定。

北京藍鵬(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英占表示,界定是否過度醫療是一件非常專業的事,必須由專業的鑒定機構來鑒定確認。王英占表示,保險公司在有司法鑒定意見書的情況下,可以以此為由暫緩賠付。郭剛也表示,保險公司可以過度醫療為由,暫緩賠付。但傷者也應及時提起訴訟,以尋求最終的解決。

對于醫院和傷者各執一詞的簽名問題,郭剛表示,根據《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五十八條,醫療機構或者其他有關機構違反本條例的規定,有涂改、偽造、隱匿、銷毀病歷資料的,由衛生行政部門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對負有責任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行政處分或者紀律處分;情節嚴重的,由原發證部門吊銷其執業證書或者資格證書: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第三十七條 ,醫師在執業活動中,違反本法規定,有隱匿、偽造或者擅自銷毀醫學文書及有關資料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給予警告或者責令暫停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執業活動;情節嚴重的,吊銷其執業證書;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夜夜橾天天橾b在线观看_天天啪久久爱免费视频_夜夜爽天天啊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