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起訴要求“還款”33萬 妹夫稱沒借過這筆錢

姐妹倆虛假訴訟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崇州市公安局

雖然和丈夫一起站在被告席,但趙紅的心卻是向著原告的。原告是她的姐姐,要求被告償還借款33萬元。“劇本”早已被趙紅寫好:以丈夫名義假裝向姐姐“借”33萬元,打到丈夫的銀行卡里,自己再把錢取出來,官司一打,如果敗訴,丈夫要憑空背起債務。然而,事情并沒有按照她預料的方向發展。

起訴:

姐姐起訴要求“還款”33萬

妹夫稱沒借過這筆錢

2018年4月,趙紅和丈夫孫志誠被親姐姐趙玉告到了崇州市人民法院,理由是夫妻倆“至今沒有償還借款”。趙玉稱,在2017年4月、5月間,孫志誠因需要資金周轉兩次向她借款共計33萬元,她將借款通過銀行轉賬到妹妹趙紅賬戶,再由趙紅將該借款轉到妹夫孫志誠賬戶。因孫志誠當時不在本地,兩次借款均由妹妹趙紅向其出具借條。

7月第一次開庭。庭審中,對于原告趙玉的說法,被告趙紅表示認可,并稱這些借款都是丈夫從其銀行卡中取出,沒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屬于個人債務,應由孫志誠償還。

但孫志誠表示,他本人沒有向姐姐借款,更不知道銀行卡里是否轉入這筆錢。并透露自己和趙紅因為感情糾紛已經分居生活。自己的身份證、涉案的銀行卡以及“其他的銀行卡”,都被妻子取走了。

法院審理發現,案件存在諸多疑點。孫志誠的涉案銀行卡在2017年2月~5月曾發生7次較大數額的轉款,轉款發生后,均在當日或次日被人從ATM或柜臺分次全部取出,交易網點均在崇州市城區。而孫志誠曾表示,其中一筆2017年5月14日的取款記錄發生當天,自己在西藏,沒有理由在崇州而不在西藏取款。

真相:

銀行卡遭妹妹控制

姐妹合伙“套錢”

9月20日,案件第二次開庭審理,姐妹倆卻拒不到庭參加庭審。

法院深入調查發現,趙紅于2017年1月將丈夫銀行卡綁定的手機短信電話號碼變更為趙紅的電話號碼。此外,銀行柜臺存檔的取款憑證所載明的客戶(代理人)簽字或為“孫志誠”,或為“趙紅”,或將“孫志誠”二字刪除另寫為“趙紅”。經孫志誠辨認,取款憑證上的“孫志誠”簽字均不是他本人所寫。

法院認定,該銀行卡在當時為趙紅所持有,33萬元被趙紅取出。而趙紅和孫志誠均為再婚,兩人均曾向法院提出過離婚訴訟。結合各項證據和情感狀況,承辦法官認為,姐妹倆涉嫌惡意串通,案件的民間借貸關系是捏造的,目的在于通過訴訟方式侵害孫志誠的合法權益。

法院經審理認定,本案屬于虛假民間借貸訴訟,駁回原告所有的訴訟請求,并讓原告承擔案件受理費、保全費合計5295元。

12月3日,法院以妨害司法秩序,對姐妹倆做出罰款決定:趙紅和姐姐趙玉分別被處以罰款1萬元。

同時,法院認為姐妹倆的行為已經涉嫌虛假訴訟罪,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遂將案件移送至崇州市公安局。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夜夜橾天天橾b在线观看_天天啪久久爱免费视频_夜夜爽天天啊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